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事实是什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它没有名字  

2013-03-17 13:26:08|  分类: PY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

  身上总是有很多淤青很多伤疤,对于大部分的它们,我都不知道由来。不过本身就是易淤体质和疤痕体质,所以有时候发现了新的小淤小疤,会有种“小朋友又来捣蛋了”的感觉。但并不是对所有的疤痕都有着如此淡定宽容的态度,毕竟面积很大的疤痕还是有些碍眼。可我不可能一直躺在软床里一动不动吧,我还是得出门还是得走动过日子,根本不可能保证自己不会磕磕碰碰不会摔跤,偏偏我是疤痕体质,新的伤疤总会偶尔光顾,然后赖着不走。身上有好几个很明显的伤疤,跟了我好久,看久了,会觉得它们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,或许它们会跟着我一直到死去吧,是不是该给它们都起个名字。有些疤痕我已经说不出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跟着我的,有些近几年来较新的疤痕,还能记得大概的时间和原因,但已经不像当初那么抗拒它们了,看久了,会顺眼的,会习惯的。

  其实它们都有不同的年龄,不同的诞生方式,看过许多不同的风景,是有故事的纹身,是人生记号,图案随机分配。它会跟你或是跟别人说:看,你有过既傻逼又很酷的曾经。当它不再让你感到痛的时候,你就会接受它。

  最怕遇到那种会让你觉得痒的疤,挠了它会破重新结痂,再痒;不挠总觉得难耐,得经过漫长的煎熬,受不了的时候就用指甲恶狠狠地在上面掐出印子。痛比痒好受太多了。


  好久没见过面甚至叫不出名字的堂姐找我聊天,问我爸妈的事,问我他们能不能不离婚,她说只要少了一个人,家就不能被称作家了。可是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家这个概念了,对于我来说,他们只要开心放松就好了,维持一个形同虚设的概念真的很累吧。不管是对于急于甩开手的那个,还是苦苦挣扎不想放手的那个。堂姐说,他们以前不也好好的,各自退一步不可以吗。我突然很冷漠地回了一句:有些事变了就是变了,回不去的了,也不是说退一步就可以回去的。看着她还坚持说能不离婚就不要离婚,我突然觉得很无助,一个人在宿舍哭了,死命地哭。你根本就不懂,我也没多懂。

  分手离婚又不是什么大事,就像是两个人吃了一大桌的散伙饭,不管吃没吃饱吃得开不开心,总是要起身说拜拜,除非你想被馊的饭菜熏吐。麻烦的只是残局该怎么收拾而已,如果不想自己收拾,那就找个愿意帮你收拾的人来帮你处理,你情我愿,都很贱。

  没事的,收拾一下而已,迟早都会收拾干净的。


  我发现,虾米总是及时犯贱,在你摔撞出新伤时,它会拿一些很咸很酸的歌单往你伤口上蹭,一遍一遍地问你:还痛吗。难受吗。这才是治愈高手,最不喜欢自己难过的时候有人来安慰我,因为那是在麻痹:你好可怜你好可悲。

  眼睛不愿睁开,强行睁开就敏感得一阵又痛又热,喉咙好像有什么堵着,有点痛,说不出想说的话,脑袋沉得好像装了好多废弃电池,神经功能好像只剩下几种,传达到大脑的中枢只有疲惫和无力。你看我吃哪首歌比较合适,比较快好。其实我是那种生病了不吃药都会好的人,很厉害的。

  都别他妈说力不从心,这只是一种感觉,构不成一个事实。你的心根本就没多强烈,就别说了好吗。


  这次赖在我身上的新疤有点酷,躲在别人不易发现的角落,有些深,还不知道要给它起个什么名字才会比较可爱。英俊?抹茶红豆味可爱多?其实它还是比较适合没有名字,仔细想想这其中也并没有太多故事。如果现在是八月该多好,我就可以准备去旅行了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